那些因疑心太重来做亲子鉴定的男人们

据韦翰斯亲子鉴定所的魏法医透露,她做亲子鉴定检测时,经常感到有些事情很荒唐。到韦翰斯进行亲子鉴定委托的个人绝大多数是已婚的男人,而且是瞒着孩子的母亲偷偷来的。魏法医表示,“来我们这里进行亲子鉴定的,亲子关系都得到了确认,所以说,要做亲子鉴定的男人大多是疑心太重。有时我们都觉得起疑心的原因实在荒唐,非常离谱。可我们作为法医,又不能随便斥责他们,否则人家会觉得你产生了偏向,对鉴定结果也产生疑心……”

那些因疑心太重来做亲子鉴定的男人们

【案例1】

有一上海男士,他是某大学中文系的教授,因怀疑妻子和已经分手的初恋男人关系缠绵,从结婚闹到生子,从生子闹到离婚,尽管妻子已经改嫁他人多年,他仍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从上海到北京,又从北京到深圳,做过了三次亲子鉴定,仍然不能消除他的疑心。妻子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通过法院把孩子要到自己身边抚养。他又觉得不对劲儿,向法院提出委托再做最后一次亲子鉴定,若孩子是他的,他就要回来,尽心尽力抚养,但是法院驳回了他的请求。

【案例2】

丈夫多年怀疑妻子有婚外情,他们的女儿已经长到14岁了,丈夫恰巧见到妻子和一位10多年没见面,正好到太原出差的男同学在一起。这更加剧了丈夫的怀疑,他越看越觉得女儿丝毫没有自己的遗传特征,却很像妻子的这位老同学!

他辗转找到在山西某医学院工作的朋友,在一般的生化实验室为他做亲子鉴定。结果,判定亲子的指标不到70%。他认为抓到了证据,强迫妻子坦白这些年“不安于室”的“真相”。夫妻的争吵惊动了双方亲属,惊动了双方的工作单位,也惊动了街坊邻居。女儿已经懂事,不堪自己“私生”的耻辱,在自己15岁生日的当夜,割脉自杀。

幸运的是,发现及时,女儿经抢救后脱离了生命危险。妻子心痛心寒到了极点,于是诉诸法庭,要求重做亲子鉴定。而这次由法庭特意委托专业机构韦翰斯亲子鉴定所做出的鉴定结果令这位丈夫几乎要以死谢罪–女儿确实是他的亲生骨肉。